采写/吴刚

编辑/陈纪英

“3点(dian)(dian)(dian)钟(zhong)通(tong)知,6点(dian)(dian)(dian)钟(zhong)停(ting)气,8点(dian)(dian)(dian)钟(zhong)停(ting)电(dian)……(通(tong)知)要求从今天9.21停(ting)产(chan)到月底,涉(she)及柯桥区161家全部印(yin)(yin)染化纤行业……柯桥区产(chan)能占到全国印(yin)(yin)染行业的(de)三分之一,这次的(de)能源双控(kong)政策竟然不可(ke)思议(yi)地安排在今年金九银十旺(wang)季…… ”

9月21日,绍兴柯桥区纺织对(dui)外(wai)贸易(yi)商(shang)会会长任恒天(tian)在短视频平台的(de)一(yi)番(fan)哀叹,引(yin)起了(le)不少共鸣。

不(bu)止印染业(ye),也不(bu)止浙江,9月中旬以来,全(quan)国多个省市的多个行业(ye),都(dou)因限电(dian)拉闸,被(bei)迫(po)减产、停工。

据媒体报道,江苏、云南(nan)、浙江是在能(neng)耗(hao)双控(能(neng)源消费(fei)总量+强度)压力下,政府要(yao)求企业(ye)停(ting)工限产(chan);广东(dong)、湖(hu)南(nan)、安徽等地则是由(you)于电(dian)力供应(ying)紧(jin)张,企业(ye)被迫错峰限电(dian)。

连锁效应陆续出现,在这轮密集的降能耗、限电潮里,中小企业主们首当其冲受到影响,《财经故事荟》采访了一批中小微企业,展示了他们在限电潮下遭遇的困境和影响,以及他们艰难的应对之策。

限(xian)(xian)电(dian)之(zhi)下,原材料(liao)大幅减产涨(zhang)价(jia)(jia),有(you)(you)(you)的小企(qi)业(ye)主(zhu)不(bu)得不(bu)高价(jia)(jia)聘请熟门熟路(lu)的掮客,以免原料(liao)短缺(que)或者(zhe)断供;客户订(ding)单交货期(qi)(qi)临(lin)近,有(you)(you)(you)的小企(qi)业(ye)主(zhu)在限(xian)(xian)电(dian)期(qi)(qi)内,冒着被查处的风险,偷偷开工(gong);也(ye)有(you)(you)(you)幸运的小企(qi)业(ye)主(zhu),限(xian)(xian)电(dian)期(qi)(qi)撞上(shang)行(xing)业(ye)淡(dan)季,业(ye)务影响有(you)(you)(you)限(xian)(xian),还找到了光伏发电(dian)的新商机。

原材料短缺涨价,我高价求助掮客

李胜 安徽砂浆原料供应商

李胜已经愁眉苦脸了小半(ban)年。

他开了一家小工厂,主要生产预拌砂浆外加剂。限电,让李(li)胜公(gong)司的上下(xia)游都发(fa)生了巨变。

上游原材(cai)料(liao)纤维(wei)素(su)的(de)短缺是(shi)首要影响。纤维(wei)素(su)属于高(gao)耗能(neng)产(chan)业,工厂在(zai)中秋节后,就已(yi)接(jie)到(dao)口头限(xian)电通知,且立刻(ke)生效。

一限电一停产,供货减少,纤维素价格立马抬升,这让李胜苦不堪言。纤维素的采购成本,占据了预拌砂浆外加剂总成本的一半,纤维素涨价50%,他的成本就要提升两三成。

限电之前,纤维素价格就一路飙升了好久。

“今(jin)年3、4月(yue)份,纤维素进货价(jia)应该是1万(wan)8到1万(wan)9一(yi)吨,到7月(yue)底8月(yue)初(chu)就已经涨到2万(wan)6、2万(wan)7,涨了(le)(le)快50%,而且有价(jia)无(wu)市。9月(yue)初(chu)下(xia)调了(le)(le)一(yi)点,现在一(yi)限电(dian) ,又涨回2万(wan)8了(le)(le),这还(hai)是不含(han)税(shui)不含(han)运费的(de)价(jia)格。”

几年(nian)前,纤维素的供(gong)需还没那么(me)紧(jin)张。很(hen)多小工厂(chang),只要(yao)拿(na)出(chu)1000多万购(gou)买(mai)设(she)备,就可以立(li)刻投产,“但前两年(nian)环(huan)(huan)保政(zheng)策收紧(jin),小工厂(chang)不符合(he)环(huan)(huan)保标准,只能被关掉(diao)。”

去年(nian)新(xin)冠疫情(qing)下,又有一批工厂(chang)倒闭,行业里慢慢只留下了大工厂(chang),供给(ji)疲弱(ruo)了不少(shao)。

限电以来,纤维素价格更是飙涨,为了找到合适的货源,他甚至高价求助于职业掮客。

“这(zhei)个职(zhi)业以前(qian)也有,但(dan)很少(shao)有人(ren)找(zhao)他(ta)们。限电停产(chan)后,掮客就吃(chi)香了,他(ta)熟悉市场环境和厂(chang)家,比我吃(chi)得开,从6月(yue)到现在,我们都已经换了4、5家原料厂(chang)了。”

一个称职的掮客,门路要多,见识要广,熟悉限电时段和区域,下手也要快,在李胜这里,掮客每搞来一吨纤维素,就能赚上几百元的好处费。

一般来说,上游(you)涨价,中(zhong)间厂商(shang)跟(gen)着(zhe)涨价,把涨幅往下游(you)传导,就能(neng)变相降低自己损失,可李胜不能(neng)也(ye)不敢这样做(zuo)。

他和客户签订的合同,多是1年期的长期供货合同,早已限定价格。他想涨价,客户根本不会同意。为了留住这些老客户,李胜也不敢随意提价。

其实,下游客户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一位(wei)江(jiang)苏客户曾向(xiang)李胜诉苦(ku),“我们做预(yu)拌砂浆的,现在也(ye)很压抑”。

这位客户以(yi)往(wang)的年产能(neng)在15万(wan)方左右,去年疫情下,实(shi)际产能(neng)仅为10万(wan)方,为了(le)拿到政府补(bu)助,公司上报产值时,又(you)偷偷少报了(le)一点(dian)。

原本(ben)(ben)今(jin)年(nian)(nian)想(xiang)放开膀子大干一(yi)场(chang),弥补下(xia)疫情损(sun)失(shi),但今(jin)年(nian)(nian)当地政府开始(shi)限(xian)制产能,规定今(jin)年(nian)(nian)产能的(de)(de)同比增(zeng)长(zhang)上限(xian),不能超过去年(nian)(nian)的(de)(de)三成,“原本(ben)(ben)想(xiang)着今(jin)年(nian)(nian)能弥补下(xia)去年(nian)(nian)损(sun)失(shi)的(de)(de),谁承想(xiang)会遇到限(xian)电呢?!”

回(hui)顾(gu)整条产(chan)业链,从(cong)李(li)(li)胜(sheng)(sheng)的砂(sha)浆外加(jia)剂,到(dao)(dao)砂(sha)浆,到(dao)(dao)混凝(ning)土再到(dao)(dao)工(gong)地(di)建(jian)设(she),一环扣一环,下游(you)工(gong)地(di)停手(shou),砂(sha)浆产(chan)量起(qi)不来,消化李(li)(li)胜(sheng)(sheng)产(chan)品的时(shi)间(jian)周期就(jiu)拉得(de)更长,补货次数降低(di),李(li)(li)胜(sheng)(sheng)工(gong)厂的整体(ti)销(xiao)量也就(jiu)下降。

“今年别说是销量增长,利润增加,可能连维持去年的水平都做不到……所以现在没有人受益,只有那些掌握定价权的企业,还能勉强保持原有利润。”

尽(jin)管(guan)限电带(dai)来的损(sun)失不小,但李胜依然表示(shi)了理解,“限电政策(ce)是好的,节能环保(bao)应该支(zhi)持”,但他(ta)认为,目前的限电政策(ce)过于粗暴(bao),“你不能一刀切吧?!”

为了赶订单,“大家都在偷偷摸摸用电”

陈烽 广东东莞模具厂商

李胜的损失,主要来自上下游疲软带来的连锁反应,广东东莞小企业主陈烽的损失,则来自限电停工导致无法按时交货的赔偿金。

限(xian)电(dian)之前,陈烽从来(lai)没觉得,机器的轰(hong)鸣声原来(lai)会(hui)如此悦(yue)耳。

人在(zai)东莞(guan)的(de)(de)陈(chen)(chen)烽(feng),开办(ban)了(le)一(yi)家模(mo)具厂。小(xiao)到瓶盖、水瓶、手机(ji)壳,大到轿车(che)的(de)(de)保险杠模(mo)具,陈(chen)(chen)烽(feng)的(de)(de)工厂都能做。

工厂规模不大,只有(you)10多个(ge)工人,七台(tai)专用(yong)设备,通常,一台(tai)机器(qi)的每年饱和产(chan)能(neng)(neng),能(neng)(neng)带来六七十万(wan)的销(xiao)售额(e)。

停(ting)电的(de)损失清晰(xi)可见,陈烽无法(fa)接(jie)受(shou)。

接到《财(cai)经故(gu)事荟》电(dian)话(hua)的时(shi)候,陈烽正在车间里,背景音(yin)非常嘈杂,我们一(yi)度互相听不见(jian)对方说话(hua)。

按照东莞当地开四停三的错峰用电规定,这天下午并不属于用电时间,但陈烽却偷偷开工了,“车间接了一条电线,从别的工业园区借电开工的”,陈烽解释。

限电期内偷偷借电赶工,这在陈烽所在的工业园区内,并非孤例。有的企业胆子更大,在限电期直接调用园区供电,被相关部门发现后,随即被罚额外停电两天。如此一来,一周里仅剩下两天能开机生产,这对要赶工的小企业主来说,更是雪上加霜。

“(白(bai)天偷用)没办法啊,客户(hu)订(ding)单你(ni)也得赶(gan),白(bai)天不开工,就(jiu)赶(gan)不上档期,客户(hu)就(jiu)跑了”,陈烽轻描淡写地解(jie)释(shi)。

模具这(zhei)个行业,竞争尤其激烈(lie),有的(de)厂家机床多几张(zhang),一天就能(neng)干完(wan)陈烽工厂3天才能(neng)赶(gan)完(wan)的(de)订单,“客户自然就会选择更(geng)快的(de)一家,所以我(wo)是不(bu)敢停的(de)”。

此外,“我手里的工人也不能闲着,工人们领的是固定工资。我手里两班人,早8点到晚8点,两班互倒,白天停工了,工人不干活了,我们也得照付工资”,陈烽补充。

限电潮下,提升产能的唯一方式,是加购设备,但陈烽也不敢轻易购入新机床。

首先,他的资金不充裕(yu),一台机床(chuang)价格高达60-70万(wan)。

其次,增(zeng)添机床后,一系列的配套(tao)成本(ben)也要(yao)(yao)提升,厂房要(yao)(yao)扩(kuo)大,材(cai)料要(yao)(yao)多备,还要(yao)(yao)多雇人(ren),这又是(shi)一大笔钱(qian)。

最后,产(chan)能平衡也很重要。

去年,陈烽就曾吃过亏。当时疫(yi)情之下,海外(wai)工厂(chang)大规模停(ting)工停(ting)产(chan),中(zhong)国疫(yi)情控制得当,工厂(chang)恢复生产(chan)较早(zao),大批订单涌入中(zhong)国,陈烽的生意一下子(zi)火(huo)爆了很多(duo)。年尾时,他咬(yao)咬(yao)牙多(duo)买了一台机床,结果到了今年,订单量大幅下降(jiang)。

“(限电)对我肯定是没什么好处的,但大局为重没办法的”,陈烽说,他只能自求生路。

限电潮下,我和供应商开始新博弈

王华 淘宝卖家

王华并没有开(kai)工厂,但他也为限(xian)电(dian)潮犯(fan)愁。

他(ta)在淘宝开了一家(jia)店铺,销(xiao)售电子(zi)产(chan)品(pin),卖(mai)得最好的是USB外接设备。这款小小的产(chan)品(pin),成(cheng)品(pin)单价仅在100元上下,但也涉及(ji)到(dao)20多家(jia)上游(you)供(gong)应商。

对他来说,任何一家供应商因为限电断供或者涨价,都会影响到他的出货,“稳定供应链太重要了,甚至比价格战还重要”。

因(yin)为,一旦断(duan)供,不仅意味着(zhe)(zhe)营收要受损,还意味着(zhe)(zhe),他(ta)在(zai)淘宝积攒的搜索(suo)排名,也要遭(zao)遇(yu)冲(chong)击。

一般用户上淘宝购物,第一步就是先搜索目标商品,商品越排名靠前,消费者点开的几率就越大,转化的销售额也就越高。而影响搜索排名的最重要指标,就是过去30天的销量。断货30天,销售额的搜索加权相当于清零;断货15天,搜索排名就会大幅下降。

在淘宝上,搜索排名(ming)比(bi)降价更能(neng)拉动购买。一(yi)旦断货导致排名(ming)下滑(hua),想再回到同一(yi)位置(zhi),就要(yao)额(e)外掏出大(da)量流量费,“可能(neng)要(yao)耗费我几(ji)个(ge)月的(de)净利润”,王(wang)华难以接(jie)受排名(ming)的(de)下降。

所以(yi),王华(hua)分外关(guan)注他的原材(cai)料(liao)供应(ying),一旦发现(xian)原材(cai)料(liao)有涨价苗头,他就(jiu)要提前下手备(bei)货,否则(ze)等同行、供应(ying)商反应(ying)过来,就(jiu)晚了。

金融硕士出身的王华,形容这个信息博弈过程,“就像在股票市场做多做空一样”。

他盘(pan)算(suan)(suan)得很清楚,多囤货,最大的(de)(de)风(feng)险(xian),可能就是供(gong)应商后(hou)续降(jiang)价(jia),就算(suan)(suan)跌价(jia)50%,损失(shi)也是可承受的(de)(de)。

但如果原材料价格上涨,则是没有上限的,可能上涨100%,也可能上涨1000%。从去年9月到12月,他所用的STM32F103芯片就一路上涨价了12倍。如果原材料断供,损失就更难以估算。

如果情况(kuang)更(geng)(geng)坏一点,供应商在(zai)限(xian)电(dian)潮下(xia)缓不过(guo)来,彻底倒(dao)闭了,他(ta)的麻(ma)烦会更(geng)(geng)多。

以替换(huan)成本较高的注(zhu)塑件(jian)为例,“我要更换(huan)厂商,要重新(xin)开模(mo)具、试模(mo)打样,顺利的话两三个(ge)星期过去了(le),还可(ke)能(neng)遇到意外(wai)情况(kuang),反复修改,花(hua)上几(ji)个(ge)月也(ye)有(you)可(ke)能(neng)”,这一系列(lie)复杂流程,王(wang)华想(xiang)想(xiang)都(dou)头皮发麻(ma)。

限电(dian)以后(hou),他(ta)(ta)还担心原材料的交货(huo)周期(qi)会大幅(fu)延长,会影响到他(ta)(ta)按时向C端用(yong)户交付货(huo)物,“淘宝对发(fa)货(huo)时间也有着严格规定。”

担心变成了现实,9月22日,他接到了某个供应(ying)商(shang)的正式(shi)通知,称(cheng)受惠州珠海两市工厂(chang)错峰用(yong)电的影响,交货周期将延长2-3天(tian)。

但王华也有点庆幸,至少,最坏的情况尚未发生,他的小生意还能持续。

本地光伏发电很普遍,我不担心限电

于光 山东新泰 起重机厂老板

于光掌控的(de)家(jia)族企(qi)业(ye),主营业(ye)务(wu)是生产起(qi)重(zhong)机(ji)械——这个行业(ye),堪称经济的(de)晴(qing)雨表(biao),工地上的(de)重(zhong)型设备(bei)都(dou)需要(yao)起(qi)重(zhong)机(ji)来吊(diao)运。于光订单的(de)多少,基本能预示(shi)未来几(ji)个月各地的(de)建设情况到底是火热还是冷(leng)清。

没(mei)有例外(wai),于(yu)光(guang)也接到了错(cuo)峰用电(dian)(dian)的(de)通(tong)知,此(ci)前,他(ta)还(hai)两次被政府召集参会(hui),会(hui)议主题也有关(guan)限电(dian)(dian)。

对此,于光的心态很轻松,“我们企业的旺季是是过年前后,年后新项目要开工,起重机械就要先在年前订好”,而9月原本就是行业淡季。

此外(wai),“我们(men)工厂生(sheng)产耗电本来不多,一个月(yue)(yue)也(ye)就5、6万(wan)的电费,倒是(shi)我旁(pang)边的玻(bo)璃(li)厂,他们(men)是(shi)高(gao)耗能的,一个月(yue)(yue)要(yao)40万(wan)电费。”

即便往长远来看,于光也不紧张,“我们这里很多厂都已经用光伏发电了,长远来说电应该是不缺的”。

《财(cai)经(jing)故事荟》发现,山东整体的日照时(shi)间长,太(tai)阳能丰富,从光伏装机量(liang)上看,山东在全国数一数二。

今年9月,全国光伏(fu)“整县(xian)推进(jin)”试(shi)点(dian)公布,山东还以70个试(shi)点(dian)县(xian)在全国排名中居首,于(yu)光所在的新泰市就(jiu)是试(shi)点(dian)县(xian)之一。

神奇的是(shi),新泰市(shi)曾经是(shi)个靠(kao)煤矿发(fa)展起(qi)来(lai)的城(cheng)市(shi)。

于光说(shuo),“以前有(you)上百家小煤矿,街上都是炭(tan)都是灰(hui)。在街上走,随便过来一辆车,你(ni)都不知(zhi)道应该捂头还是捂脸,车过了(le)你(ni)拿开手,身上其他地方全是灰(hui)。”

2011年(nian),新泰市因(yin)煤(mei)炭(tan)资(zi)源开(kai)发殆尽,被(bei)国家认(ren)定为第三批资(zi)源枯竭型城市,人(ren)口常(chang)年(nian)外流,房价(jia)也是节节下降。

“2015年前后,政府开始把小煤矿(kuang)都关停炸掉。然后政府搞(gao)了(le)个(ge)政策,叫农光(guang)(guang)互(hu)补,就是(shi)建起塑(su)料大棚(peng),大棚(peng)下面种(zhong)蔬(shu)菜瓜果,上面就盖光(guang)(guang)伏,慢慢这(zhei)边(bian)的光(guang)(guang)伏就越来越多了(le)。这(zhei)就比较科学,这(zhei)模式我们这(zhei)地方不(bu)算首创,但(dan)我们是(shi)全国第一(yi)个(ge)大批(pi)量(liang)规模化应用的”,于光(guang)(guang)透(tou)露(lu)。

在(zai)卫星地图上,新泰市的(de)确遍地都(dou)是光伏发电(dian)装(zhuang)置,这也给了于光寻找后路的(de)机会。

如今,眼看限电潮还将继续,于光也动了装光伏机的心思。他的车间占地3万平米,光伏装上后,每1万平米一天能产出500度电,他的工厂用不完的电量,还能以0.39元/度的价格卖给电网,一次投资大约5-6年收回成本,而光伏的寿命一般能达30年,“这可能算是个新商机”。

今年9月11日(ri),国家(jia)发改委(wei)印发了《完善(shan)能源(yuan)消费强度(du)和总量(liang)(liang)双控制度(du)方(fang)案》,里面就提(ti)到鼓励地方(fang)增加可再生能源(yuan)消费。在地方(fang)能源(yuan)消费总量(liang)(liang)考核中,超额(e)消纳可再生能源(yuan)电量(liang)(liang)的地区可以(yi)折扣相关(guan)能耗量(liang)(liang)。

翻译(yi)过来,就是(shi)地方发展风(feng)能(neng)(neng)、太阳能(neng)(neng)等可再生能(neng)(neng)源,超额输出到电力短缺(que)地区后,能(neng)(neng)源消费总量(liang)考核压力可以减轻。

在受到冲(chong)击的一大波中小微企(qi)业主中,于光可能是少有的幸运者。

后记

关于为何拉闸限电的分析文章,已经刷屏了一次(ci)又一次(ci),但不是从业者,其实难以感同身受。广大一线的中小微企业,则亲历了限电的首轮冲击(ji)波。

像李胜、陈烽、王华这样的一线中小企业主,他们不得不接受原材料上涨带来的ying sh营收利润大减甚至亏损、接受着骤然紧张的赶工期、接受着交货时间的延长甚至客户的流失……

太(tai)平(ping)洋证券固定收(shou)益首席分析师陈曦在分析了历年政府能(neng)耗(hao)规划后(hou)声(sheng)称,2021年的降能(neng)降耗(hao)目(mu)标,实际不(bu)难(nan)完成,只是(shi)由于某些(xie)特殊原因,导(dao)致前(qian)8月执行情况(kuang)较差,才导(dao)致9-10月集中拉闸(zha)限(xian)(xian)电,补齐前(qian)8月该(gai)交(jiao)的作业后(hou),他认为,“拉闸(zha)限(xian)(xian)电”不(bu)会(hui)持续太(tai)久。

今(jin)天,国(guo)家(jia)发改委(wei)也在接受人民日(ri)报采访时表示,在执行有(you)序用电(dian)过程中(zhong),要严格做到(dao)提前告知用户(hu),鼓励和引导用户(hu)主动错峰(feng)用电(dian),坚决做到(dao)“限(xian)电(dian)不拉闸”“限(xian)电(dian)不限(xian)民用”,确保电(dian)力运行平(ping)稳,此番表态,意味着,民电(dian)优先保障。

或许,熬过限电难关不需要太久了,中小微企业要做的,就是在电力充沛之前,撑下去熬过来。

(文(wen)中李胜、陈(chen)烽、王华、于光均是(shi)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