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(shi)总是惊人地相(xiang)似。

近日(ri),电视(shi)剧(ju)《扫黑风暴》开启(qi)了超前点播, 引来(lai)网友一阵热议。随(sui)即,送审样片泄露(lu),腾讯视(shi)频标价3元/集的(de)内容(rong)在盗版网站上可随(sui)意观(guan)看(kan)。

时(shi)间往回(hui)拨两年,当时(shi)的(de)(de)热播(bo)剧(ju)《庆余年》同样(yang)是因(yin)为超前点播(bo)而(er)卷进了盗(dao)版泛滥(lan)的(de)(de)漩(xuan)涡。而(er)继续复盘,从《陈情令(ling)》、《亲爱(ai)的(de)(de),热爱(ai)的(de)(de)》、《三十而(er)已(yi)》、《人民的(de)(de)名(ming)义》等剧(ju)集(ji)的(de)(de)播(bo)出(chu)期(qi)间,都能找到相似(si)的(de)(de)剧(ju)情。

夏洛克·福尔摩斯告诉我们:世界上99%的巧合都是人为的,如果总能碰见巧合,那还叫巧合吗?

熊出墨找到了几位视频平台的老用户,就此次《扫黑风暴》资源泄露聊了聊,尝试从用户的角度去解释盗版资源与超级点播为什么总是结伴而行。由此,我们发现了其中存在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必然。

那么,到底是谁把大家推(tui)向(xiang)了盗(dao)版(ban)?

文(wen):彬(bin)彬(bin)(熊出墨请注(zhu)意)

开了六家vip,还是没资格看剧

对网友(you)的反(fan)馈稍(shao)加梳理,不难发现,为资源泄露叫好(hao)的人(ren)群中有相当一部分(fen)都是视频(pin)平台的vip用户。

这是非常反常的现象,按常理来说,vip用户是从普通用户中筛选出的版权意识较强、愿意为正版内容付费的那批人,为何现在自相矛盾,对着盗版说“真香”?

“原因很简单”,点亮了多个vip图标的高晟说出了他的理解,“平台怎么对待用户,用户就会怎么对待平台。

“腾讯、优酷、爱奇艺、芒果(guo)、B站、搜狐视频(pin),我有6个(ge)视频(pin)平台的(de)会员(yuan)。七龙珠都快集(ji)齐(qi)了,想(xiang)看个(ge)剧还是(shi)没资格(ge),这事说出去(qu)我都怕没人信”,高晟表示(shi),自己家人就是(shi)内(nei)容(rong)从业(ye)者,购买会员(yuan)的(de)习惯往大(da)了讲(jiang)是(shi)出于对正版内(nei)容(rong)的(de)尊重,往小了说就是(shi)想(xiang)安安生生看个(ge)电(dian)视。

然而(er),天不(bu)遂人愿。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“7月底刚续费的腾(teng)讯视频vip,8月初《扫(sao)黑风暴》开播,前几集(ji)看得挺(ting)爽,可点(dian)开追剧(ju)日历当(dang)时头(tou)就大了(le),超前点(dian)播又(you)双叒叕来了(le)!”

根(gen)据腾讯(xun)视频平台(tai)的播出(chu)安排(pai),vip用户可以(yi)比普通用户多看4集,而从(cong)15集开始,用户则可以(yi)以(yi)3元每集的价格(ge)对《扫(sao)黑(hei)风暴》进行超前点播,使(shi)用“钞能力”一次看个够。即便是尊贵的vip用户,也要再掏腰包付费(fei)点播。

对此,高晟态度明确,“抵制盗版,也绝对不会支持超前点播。超前点播也存在有几年了,根据经验,只要点播一开始,资源就会流出。今年果然也泄露了,而且还是送审样片。这说明什么,说明内部工作人员也看不下这种行为。”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当然,超前(qian)(qian)(qian)点(dian)播并非腾讯视频一家的问题,而是(shi)行业已经默许存(cun)在的潜(qian)规则。2019年律师吴声(sheng)威曾因超前(qian)(qian)(qian)点(dian)播把爱奇(qi)艺告上法庭,最终判(pan)决结(jie)果为爱奇(qi)艺败诉,超前(qian)(qian)(qian)点(dian)播条款无效(xiao)。此(ci)后(hou),超前(qian)(qian)(qian)点(dian)播非但没有消失(shi),反(fan)而摇身一变成为合(he)法合(he)规的项目(mu),在各个平台普及开来。

例(li)如芒果(guo)TV,平台还专门针对超前点播定制了新的会(hui)员服(fu)务。根据(ju)高晟的观察(cha),该项权益只在(zai)平台的季风(feng)(feng)剧场内可以使用(yong),而目(mu)前季风(feng)(feng)剧场仅有4部(bu)电视剧,其中3部(bu)不需要点播,另一(yi)部(bu)尚未播出。

天下苦超级点播久矣”,并非一句玩笑话。@橘子娱乐 创建的关于超前点播的投票中,共有5880人参与,3927人质疑会员还要花钱解锁,会员意义何在。仅有306人认为花钱买开心,会忍不住为此付费。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值得(de)注意的是,《扫黑风暴》泄露之后(hou)剧方发(fa)布反盗版(ban)声(sheng)明,腾讯视频近日(ri)也以侵权为由状告抖音,这两项操作如(ru)烈火烹油,彻底激起网(wang)友情绪。在相关报道、微博的评论,声(sheng)讨超前点播的音量明显高(gao)过抵(di)制盗版(ban)。

这意(yi)味着,盗版资源四处(chu)流传,视频平台的维权应该得到(dao)法理上支持,但(dan)网友这边却普(pu)遍认为(wei)其并不(bu)值得同情。

会员涨价可以接受,但别变着花样割韭菜

用户(hu)嗤之(zhi)以鼻,平台趋之(zhi)若鹜,背后的驱动力很(hen)明显——钱(qian)。

作为超前点播的(de)始作俑者,腾(teng)(teng)讯视(shi)频(pin)于2019年(nian)暑假上(shang)线(xian)了《陈情令》的(de)超前点播,总计(ji)30元可点播大结局,数据显(xian)示,19个小时里超过260万人付费点播,按(an)每人30元计(ji)算,腾(teng)(teng)讯视(shi)频(pin)至少收入7800万元。

视频平台缺钱,这是路人皆知的事实。根据爱奇艺发布的财报,今年第二季度平台总收入为76亿元,净亏损为14亿元。其他平台,诸如腾讯视频、优酷、芒果TV,也尚未走出亏损阴影。

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如果多播一些《扫黑风暴》这样的好剧,用户自然就会支持平台。与其变着花样伸手要钱,倒不如实实在在把内容做好,争取用户的支持。”

乔(qiao)乔(qiao)是(shi)腾讯(xun)视频的vip用户,同时也是(shi)视频行业的观察者。她表示,市场正在向存量竞争过渡,ARPU(每用户平(ping)均收入)成了反映(ying)视频平(ping)台经营状况的核心指(zhi)标。其中,会员(yuan)(yuan)服务是(shi)最重要的一项(xiang)。爱奇艺(yi)上季度76亿(yi)(yi)收入里,会员(yuan)(yuan)服务贡献了近40亿(yi)(yi)。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而对比会(hui)(hui)员(yuan)服务的(de)订阅价(jia)(jia)格,国内平台的(de)定价(jia)(jia)普遍低(di)于(yu)国外(wai)。Netflix高级会(hui)(hui)员(yuan)每月(yue)(yue)(yue)17.99美元(yuan);Hulu每月(yue)(yue)(yue)会(hui)(hui)员(yuan)5.99美元(yuan);Disney+ 每月(yue)(yue)(yue)会(hui)(hui)员(yuan)8美元(yuan)。换(huan)算成人民币,最(zui)便宜的(de)Hulu会(hui)(hui)员(yuan)月(yue)(yue)(yue)费为38元(yuan),最(zui)贵的(de)乃非高级会(hui)(hui)员(yuan)月(yue)(yue)(yue)费为116元(yuan)。

相较之下(xia),国内平(ping)台定价(jia)(jia)策(ce)略则在20元上(shang)下(xia)。已经进行过涨(zhang)价(jia)(jia)调(diao)整的腾讯、爱奇艺(yi),会员(yuan)连(lian)续包月(yue)费用分别为20元、19元。

因此,乔乔认为:“国内平台会员价格上调的空间还很大,并且,如果调价是建立在内容质量提高的基础上,相信用户的支持意愿一定高于超前点播等增项操作。现在以牺牲会员利益为代价,换来的增长难以持续。”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她列举了一些非常直观的变化,以前用户购买vip,权益很明确,就是无广告和海量影视资源。再看现在,跳过广告之后,平台还“贴心”地给会员准备了专属广告;剧集更新节奏被一再放慢,《扫黑风暴》慢到一天一集,速度上会员已经与普通用户无异,以致于相声演员杨九郎、曹鹤阳在线催更上了热搜;同时,这也为超前点播等二次付费的套路做了铺垫。

“vip权益(yi)给了(le)一整(zheng)页,积(ji)分兑券、好物(wu)推荐等等所谓的(de)(de)特(te)权满天飞,最基础的(de)(de)视(shi)频体验却严重缩(suo)水。特(te)别是超前点播一来,会员就像是买了(le)个寂寞。”乔(qiao)乔(qiao)的(de)(de)吐槽,正是多数(shu)网友集中抱(bao)怨的(de)(de)问题。

而且,几乎所有变化都是悄然发生,在未得到用户的允许、用户不知情的情况进行的。前文提到的爱奇艺超前点播一案,平台败诉的原因就是未经用户同意,未尽到告知义务,擅自更新用户条款。

“违背契约精神,消耗用户(hu)信任,无疑是在挑(tiao)战用户(hu)的底(di)线。”乔(qiao)乔(qiao)认为,“这是在饮(yin)鸩止渴。”

音乐市场已经反垄断,视频平台也该管一管

版权保护的目的是规范行业,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,“保护”一词逐渐变了味。越来越多维权活动更像是借保护之名,行竞争之实

自(zi)《扫(sao)黑(hei)风暴(bao)》开播,相(xiang)关的版(ban)权纠纷就未停(ting)过。闹得最凶(xiong)的当属腾讯(xun)(xun)视(shi)频和抖音之间(jian),前者向后者索(suo)赔高达1亿元。腾讯(xun)(xun)视(shi)频称拥有该剧的独家版(ban)权,已多次(ci)向抖音发送《侵权告知函》。而抖音方(fang)面则回应,该剧实际与抖音存在(zai)官方(fang)合(he)作,且对用户上传的侵权视(shi)频,抖音已及时(shi)处(chu)理。

侵权罗生(sheng)门(men)背后,腾讯(xun)视(shi)频(pin)为何对抖音诉(su)以天(tian)价,业内人士普遍(bian)认为除了版权纠纷,或还(hai)与长视(shi)频(pin)、短视(shi)频(pin)之(zhi)间(jian)由来已久的(de)竞争有关。今年6月(yue)份,腾讯(xun)视(shi)频(pin)和抖音之(zhi)间(jian)就曾有过一次(ci)交锋,互诉(su)对方侵权。

竞争因素掺杂进来,让版权保护这件事变得不再纯粹。手机里下了N个音乐、视频APP的喵小九对此深有感触,“版权就是平台之间互相掐架的武器。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左:网易云(yun) 右:QQ音乐

“刚开始我只(zhi)用网(wang)易云(yun)音(yin)乐听(ting)歌,结果(guo)网(wang)易云(yun)突然就没了(le)周(zhou)杰伦的(de)版(ban)权,只(zhi)好转到QQ音(yin)乐。但我还想听(ting)张杰,QQ音(yin)乐又不行了(le),因(yin)为他的(de)很(hen)多(duo)歌是网(wang)易云(yun)的(de)独家版(ban)权。所以,我听(ting)歌最少需(xu)要下(xia)载(zai)两个APP,开两个平台的(de)vip。”

挟天子以令诸侯,平台依仗版权不仅能打击竞争对手,更能直接决定用户体验。

好(hao)在,音乐市(shi)场(chang)的割裂已经浮现解决的希望。近日,国家市(shi)场(chang)监(jian)管总局责令腾讯(xun)及其关联公司解除(chu)独家版权、停(ting)止高(gao)额预付(fu)金(jin)等版权费用支付(fu)方式。反垄断的重锤,正(zheng)推(tui)动音乐市(shi)场(chang)恢复有(you)序(xu)竞(jing)争状态。

回到视频赛道,平台掌握的独家版权除了上述用途,还肩负着盈利的重任。比如用户难以接受的超前点播,平台违背群众意愿坚持至今,利益是最根本的诱惑,独家版权则是底气所在。

“别的(de)平(ping)台(tai)听不(bu)了周杰(jie)伦,只能买(mai)QQ音乐(le)的(de)会员(yuan)。别的(de)平(ping)台(tai)看不(bu)了《扫黑风(feng)暴》,只能会员(yuan)加超(chao)级点播。”喵小(xiao)九强调不(bu)能白嫖,“只好(hao)劝自己(ji)说这是在为(wei)喜欢的(de)内容充值,并不(bu)是给平(ping)台(tai)充值。”

独家买断版权,用户选择受限,“音乐市场已经反垄断,视频平台也该管一管了。”包括喵小九在内,部分用户认为平台行为已经形成了实质性的垄断。

然而,平台方面不以为然。爱奇(qi)(qi)艺创始人、CEO龚宇近日在(zai)财报后的(de)(de)(de)电(dian)话(hua)会上就表示(shi):“爱奇(qi)(qi)艺所处的(de)(de)(de)行业(ye)是充分竞(jing)争的(de)(de)(de)行业(ye),反(fan)垄断对(dui)于爱奇(qi)(qi)艺和(he)同业(ye)来(lai)讲没有大的(de)(de)(de)影响和(he)变化。”

谁在逼我看盗版?

至此可以得出结论,vip用户看盗版的自相矛盾,核心成因在于平台不合理的付费机制,以及用户对相关操作的抵触心理。

引(yin)用网友的评论就是:以全集泄露(lu)对(dui)抗超前点播(bo),盗版固然(ran)可耻,但(dan)平台不值(zhi)得(de)同情。

两个字概括——反噬

平台利用独家版权、用户的信任快速变现,同时也招来反噬。向后望去,更严重的反噬还在路上。

2005年起(qi),国家版(ban)权(quan)局等有关部门开展打击网络侵权(quan)盗版(ban)专项治理(li)“剑网行动(dong)”。快播播放器侵权(quan)案(an)、国内(nei)最大字幕(mu)(mu)组团队人人影(ying)视被捕,一桩(zhuang)桩(zhuang)轰动(dong)全网的案(an)件串联(lian)起(qi)来,宣告了盗版(ban)时代落幕(mu)(mu),群众的版(ban)权(quan)意(yi)识(shi)和付费意(yi)愿也随之(zhi)有了质的提升。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腾讯第二季度财报提(ti)到,得益(yi)(yi)于集团有效(xiao)的市场推广(guang),以及消费(fei)者日益(yi)(yi)增(zeng)强的付费(fei)意(yi)愿,音乐付费(fei)会员数(shu)同比(bi)增(zeng)长41%至(zhi)6600万,视频付费(fei)会员数(shu)同比(bi)增(zeng)长9%至(zhi)1.25亿。

另(ling)外(wai)两(liang)家长视频平(ping)台(tai)代表(biao),爱奇(qi)艺(yi)截至二季(ji)度(du)末,平(ping)台(tai)会员共计(ji)1.062亿(yi);优酷(ku)虽未公开(kai)最新(xin)数(shu)据,但(dan)可以作为参考(kao)的(de)是(shi),2019年阿(a)里董事局主席张勇(yong)曾透露(lu),当时(shi)7.3亿(yi)阿(a)里数(shu)字经济体(ti)总用户中有12%是(shi)优酷(ku)付费会员,约为8760万人。

视频行业用了十多年时间,才把上网与免费之间的等号划掉。而平台近两年以单方面撕毁契约的超前点播等操作,成功使用户的付费意愿开起了倒车,这群版权意识较强的vip用户不得已又重新拾起了盗版。

部分用户的妥协虽然换来了一时的业绩增长,可长远来看,对付费意愿的打击实际上是平台断了自己的后路。因为随着行业整体会员规模见顶,接下来的竞争就是围绕存量用户展开,而用户的不信任和抵触足以致命。

值得注意的(de)是,视频行(xing)业付费会员增长瓶颈已(yi)日(ri)渐(jian)凸显。

优爱腾“逼我”看盗版

财报显示,腾讯视频近四个季度付费会员净增分别为600万、300万、200万、0。没有看错,今年第二季度腾讯视频会员规模遭遇了零增长的尴尬;爱奇艺这边的表现也不理想,2020年第一季度会员规模达到1.189亿,随后连续三个季度陷入负增长困局。最近两个季度重回增长,可至今仍未达到此前的峰值。

为什么付费会员规模增长陷入停滞,甚至下滑?化整为零,问题其实出在用户不再为视频平台买单了。

“我(wo)看过一个比喻,你花钱买(mai)了一杯奶茶(cha),喝(he)了三分之一发现杯子里有隔层,隔层上的说明写着刚花的钱只(zhi)能喝(he)三分之一,然后每小时还能再(zai)喝(he)两口(kou),想一气喝(he)完就要每口(kou)再(zai)付3块钱。”

乔乔反问道:“这个时(shi)候,你还乐意去排队买奶(nai)茶吗?”

本文来自(zi)“熊出墨请注(zhu)意”,文:彬(bin)彬(bin),转载请联系原作(zuo)者获取(qu)授权